Violet

主欧美圈,属性见置顶。业余翻译,偶尔玩指甲油。喜欢好看的人和奇怪的东西。

摘纪录:

对善良最大的考验,是相信别人和我们一样善良,相信别人和我们一样,明知有那么多不善良的选项,却依然选择了善良。 ​​​
——黄执中


感谢推荐

Falls into Adventure:

1.蒂娜为什么觉得朝他们扔档案的是纽特他哥,因为首先特修斯喊了一句Newt, stop

然后,蒂娜绑了忒修斯,忒修斯嗷嗷大叫连人带椅子滑出去的时候

纽特:I think that might've been the best moment of my life

蒂娜:That's your brother? He needs to control his temper


2. SDCC期间采访

K姐:There are some moves

小雀斑:a tracking move or two

种种证据都表明了纽特就是舔蒂娜脚印来追踪他,嗅嗅只是很奇怪地看着主人,嗅嗅可不背这个锅,os:human is strange creature,

关于网传梵高这段话的考据

墨契:

“梵高在写给提奥的信里说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这段话在网上不要太火,几乎都说是梵高说的,但一个朋友(@兴烘掀)告诉我,事实上梵高只说过第一句。原文是这样:




《梵高传:写给提奥的信》


9.行了,我说什么好呢?我们内心的思想曾经暴露出来吗?在我们的心里或许有一把旺火,可是谁也没有拿它来让自己暖和一下;从旁边经过的人只看见烟筒里冒出的一缕青烟,不去理会.现在让我看一看你,应该干什么呢?人们必须守护那把内心的火,要稳着点,耐心地等待着,有谁走来,挨近它坐下——大概会停下来吧?心里多么着急.“




因为强迫症,我急需知道那段话的原文出处在哪里,作者是谁。因为(现在已经不想承认)我被这段话打动了。


百度一搜,铺天盖地。我换了各种关键词,不断往前推时间,最终让我找到了这个帖子:




这是我所能找到的,最匹配这句话的 最早链接。 


点进去,我发现这个帖子是贴吧的一个楼主推荐天涯帖子用的(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620340790),在这一楼,出现了我搜索的关键词:




这段话是摘抄天涯原帖的,我注意到,这段话有一句我没见过“妆也花了”。这在现在流行的版本里是没有的,网络传播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漏词,我更相信这段话将是我要找的最早出处。 


于是我顺着作者提到的天涯链接找了过去,但是:原帖已被删除。


我以为找错了,事实上这个帖子里提到了好几个链接,我都点进去,用网页搜索工具搜了,全都没有我要找的关键词。只有这个被删的帖子我无法查找。


同时,顺着这个帖子前面几楼的叙述,我确定,这个被删除的帖子是我要找的那个。所以我用这个帖子里摘抄的其他词句,再次百度,结果百度出了其他网站转载的天涯原帖(转载网站地址:http://www.tianyatool.com/hotArticle/content_no11_1_734892.html),标题是:西村君和西村袋子的西班牙幸福生活,作者:西村袋子。


里面转载的部分,和百度贴吧楼主摘抄的部分有重合,但是当我想翻页的时候,显示:原帖已删除。线索再次断裂。


我换了这个标题再搜,已经没有原文转载的网站了。我再也看不到原帖了。


尝试遍所有办法,线索只能到此,但是出处已经十分明确:


开头所谓梵高说的那段话,并非是梵高说的。而是,天涯楼主“西村袋子”在其天涯论坛帖子“西村君和西村袋子的西班牙幸福生活”中发表的。原帖已删除。


这个帖子很火,楼主文笔很好,打动了不少人。所以我猜测,有人记住了这段话,并转载到了其他地方。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人被这段话打动,并让梵高背锅。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传播环节,我认为是晋江专栏作者“三十而萝莉”在其《七月流火》文案未注名转载了这段话,时间:2010-01-21,这是又一个比较早的链接。




很多读者看到了这段话,再次被打动→转载→扩散。最终导致这段话在全网流行,人人网、百度贴吧、新浪微博到处都有这段话的痕迹。


网络讹传真可怕。


以上就是考据的全部过程和结果。


顺便说一句。根据我搜出来的后续,“西村袋子”后又发表一篇帖子,这段感动无数网友的爱情故事的结局是:“我还是跟西村分手了,对不起大家的期望”。


------------------------------------------------------


因为个人习惯,看到喜欢的文字就会想知道出处,算是对原作者的尊重和朝拜。


写出这个考据过程,或许并没有多少人看,想辟谣也是杯水车薪。但我还是希望能把真相告诉大家,既是对原作者的尊重,也是对梵高的尊重。这段考据过程我在微博和博客上都发了,也发到LFT这里来,就是希望稍稍能多几个人看到,多一份辟谣的力量。


曾被这段话打动,所以不想写出这样的文字的人被谣言委屈。


如果能有人顺手帮扩,感激不尽。




--------------------


非常感谢大家的推荐、喜欢和转载。看着热度一点一点增加真的是非常开心。


这是这篇内容的微博地址:http://weibo.com/1752764262/CjYCZoOJ6


如果可以,请帮忙转发让更多人看到,非常感谢w


也感谢所有同样认真的人的认真以待。

摘纪录:

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谈恋爱还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生,难怪你的冤气那么重、悲伤那么多,这都是天真的代价。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捆绑式的自我感动。


感谢推荐

Laurence Anyways:

The Happy Prince. 2018.

爱的快乐,就像思想的快乐一样,在于感觉到它自己的存在。

爱的目的就是爱,不多也不少。

你是我的敌人:一个从未有人有过的敌人。

我把我自己的生活交给你,以满足你那种人的感情中最低级、最卑鄙的感情:恨、虚荣心和贪婪,而你却毫不顾惜地浪费掉我的生活。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从任何一种角度看你都彻底地把我毁掉了。

就我自己来说,除了爱你我也没别的事情可做。

我知道,如果我允许自己恨你,那么,在我已经跋涉过、现在仍须跋涉的干燥的“存在”的沙漠里,每—块石头都会失去自己的影子,每一棵棕榈树都会枯萎,每一眼井的水都会被人从源头下毒。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Laurence Anyways:

The Happy Prince. 2018.

在欢乐和欢笑的后面,或许还有粗暴、生硬和无感觉的东西,但在悲哀之后始终是只有悲哀。痛苦与欢乐不同,它不戴面具。

——奥斯卡·王尔德《自深深处》


博文归档(持续更新)


Porcupine Quills:

法国魔法部的告示牌:格林德沃的通缉令和寻找纽特的启事

右下角还有一份法国报纸:大标题是马戏团灾难,在克雷登斯的照片下面写着抓到有赏,左边写着动物逃脱,右边写着其他国家的傲罗抵达法国。


所以应该也就是在马戏团灾难、克雷登斯逃脱之后忒修斯和莉塔前往法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