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et

主欧美圈,属性见置顶。业余翻译,偶尔玩指甲油。喜欢好看的人和奇怪的东西。

Reddit short scary story 翻译: 我们终有一死

“你知道我们总有一天都会死吗,妈妈?”我5岁的女儿在早饭桌上问我。

 

“我知道,亲爱的。”我回答道,“我们最后都会死的。”

 

“我也会死吗?”她倒抽一口冷气。

 

“是的,你也会死的。但那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了。”我说。

 

“我死的时候会像你一样老吗?”她悄声问。

 

“不,你会比我现在还老,比曾祖母还要老呢!”我笑道。

 

“啊哟!她简直有好几百岁啦!我会活到那么老吗?”她尖声喊道。

 

“是啊。”我说,“你可能会活到比那还老呢!”

 

“老天呐!”她笑了起来。

 

我们一边谈论身边的“老人”们一边吃完了早饭。我也在“老人”之列,真悲伤。我的小家伙总是用独特的方式看待事物,每每令我惊奇。这一点比较像她父亲,他们俩都有种神奇的本领,即使在指出不那么愉快的事实时听起来也是幽默而不是刻薄。

 

 

而我恰好相反,无心脱口而出的常常是些相当不入耳的伤人话。这大概是我的短板吧。我永远学不会好好说话。

 

 

我那天不上班,所以早饭后我决定带女儿去公园。我们换好衣服,她的衣服是自己挑的:黑色小衬衫、紫色打底裤和一条蓬蓬的蓝色小纱裙。我把她的头发梳成马尾辫,又给她戴上镜框是星星形状的太阳镜。她看起来可爱极了。

 

我们玩得很开心。她跑去荡秋千,我则为我们准备了一顿野餐。吃完饭后,我们在暖洋洋的阳光下嬉闹了整个下午。当我们动身回家时,她告诉我她迫不及待要把这开心的一天讲给我们的德国牧羊犬罗伊听了。

 

我打开前门时,邮递员正好到了。罗伊非常讨厌邮递员,它直冲出门,朝着邮递员跑去。女儿追了上去,我也跟着冲出去。

 

 

 

我听到刺耳的喇叭声,随后一切陷入黑暗。两周后,我在医院里醒来。

 

 

我丈夫站在床边,双眼红肿,脸上挂着眼泪。“你醒了!”他喊道,“护士!护士!她醒了!”他朝着走廊大喊。

 

 

护士跑进来,开始检查我的各项指标。

 

“孩子呢?她在哪儿?”我问。我的声音又粗又哑。

 

“艾芙琳在家。她很好,你救了她。”我丈夫说。我随即又不省人事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逐渐拼凑起了脑海里的记忆碎片。艾芙琳追着狗狗罗伊跑到了街上,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辆卡车为了避开罗伊急转弯,结果失去控制,向艾芙琳直冲去。我及时抓住她,把她推到一边,自己则被那辆卡车撞飞到了我家前院里。

 

 

我全身多处受伤,骨头断了几根,头骨撞裂了,更别提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的划伤和淤青。我撞到水泥车道的皮肤给擦得血肉模糊。幸运的是我的内脏没受到严重伤害,只要好好休息治疗,不会有比几个疤痕更严重的伤害留下。

 

艾芙琳来医院看过我几次。她很高兴我能没事,但也有点被我身边那些管子和机器吓到了。她没有跟我说多少话,但我仍然注意到她讲话的方式不一样了,少了往日那种无忧无虑的劲头。这也能够理解,她觉得我躺在医院里都是她的错。

 

 

我终于好转到能出院了。在家里我的身体似乎比在医院里好得还要快。我想这大概是由于我每天都在四处走动的缘故。我很不喜欢静静躺着养伤,我是个好动的人。

 

 

事故过去两个月后,我丈夫回去上班了。我于是有了更多时间和女儿呆在一起。

 

 

一天早晨,我正在做早饭,女儿则在画画。我总觉得以前看过她的画,却记不起来是什么样子。她喜欢画画,绘画水平对于一个5岁孩子来说也非常高。但是我就是想不起来她从前画的都有些什么。

 

“你画的是什么啊,艾米?”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唤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艾米?不是艾米,那是艾薇?我叫你艾薇,对吧?”

 

“你管我叫艾娃的,妈咪。”她说。

 

可是这个名字听起来不对劲。我记得自己看着女儿,叫她艾米。我唤出那个名字的方式是如此熟悉而自然。艾娃听起来不对,我不会管我的宝宝叫艾娃这种过分严肃的名字。

 

“对不起,艾娃。我一定是昏头了。”我告诉她。肯定是我的脑子还没从车祸中恢复过来。因此我女儿的名字才会令我感到陌生。

 

又过了几周。艾娃每天画画,在蹦床上弹跳。我带她去公园,她只玩滑梯;她不喜欢荡秋千。

 

她似乎没有过去那么精力充沛了。以前她特别喜欢的东西现在统统对她失去了吸引力。我们从公园走回家,没有在门口听到罗伊的叫声。我难过极了。车祸后它就被送走了,我丈夫觉得都是因为它往街上乱跑,我才会被车撞的。

 

 

 

“我好想念罗伊。”我对艾娃说。

 

“那只狗好可怕。”她说,“我不喜欢它。”

 

 

我皱起眉头,慢慢蹲下来。

 

“宝贝,你可以依然爱罗伊,这没关系的。我也依然爱它。你可以说你想念它,我不会因此不开心的。”

 

“我不想它,妈咪。它真的好吓人。”艾娃说。

 

她管我叫妈咪。我猛然想起我从来不喜欢被称为“妈咪”,我讨厌这个词。我还想起来艾米喜欢那只狗。事实上她爱死它了。罗伊是她最好的朋友。

 

 

艾米。就在我脑海中浮现这个名字的同时,一些画面出现在我记忆中。卡车喇叭声大作。艾米尖叫。我抓住了她。一片黑暗。

 

艾米。那是艾米琳的昵称。这个名字是我丈夫起的。我一开始不喜欢,但是不得不承认很适合她。马尾辫,纱裙,洒出来的颜料,艾米一边吃炒蛋一边咯咯笑。

 

“嘿,艾娃,告诉你一件事。”我说。

 

“什么?”

 

“你可能会活得比曾祖母还要老。”

 

 

“哦,天啊!真的吗?”她问道。

 

“是啊。”我答道,心里明白了她不是我的女儿。她不是我的艾米。

 

等我丈夫晚上下班到家时,他会发现我已经死了。没有我的宝贝女儿我活不下去。

 

艾米,你是对的。我们终有一死。

 

 

而我今天就会死去。

 

我爱你。

 

我是你的妈妈。


评论